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莆田擢英中学 >> 莘莘学子 >> 蒲钟文学社 >> 正文
哭泣的母亲
【字体: 】【作者:文/ 高一(2)曾子圣/来源: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漪沦不复,清风难拂,眼前一江绝望的死水,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,看着眼前这条肮脏的臭水沟,我恍若身处闻一多所描述的死水前,不禁思绪横飞,心中呐喊:这就是我们的母亲河吗?

小时候,我曾溯洄木兰溪,我的母亲河。秋风吹叶,木兰溪生机依旧,活力如初,宝石一样晶莹那是她的肌肤,碧空一样纯净那是她的秀颜。极目远眺,几只白鹅昂着高贵的脖子,慵懒地拨弄着脚掌,自在地嬉来戏往。一阵秋风吹过,雪白的芦絮漫天飞舞,像一片片鹅毛慢慢地飘向水面,溪里的鹅拨着红掌,似与空中的芦絮赴一场嬉游的舞会……

木兰溪柔若兰花,悦纳生物,又如宽仁的母亲,敞开胸襟拥抱游子。

可是,倏忽之间,白驹过隙,木兰溪却满目疮痍,不忍卒看。曾有闻:一位母亲有几多孩子,其一稍长,为逐财富,忍能抱走母之珠宝和首饰,甚至对兄弟残而杀之。此等行径,为母者焉能不悲伤?焉能不愤怒?

此孩名唤人类。

如今的木兰溪,工业废料满溪倾倒,生活垃圾填塞其间,各种动物尸横其岸。一眼望去,水面上偶有星点之白色,是死鱼倒翻的肚皮。偶尔一阵风过,溪岸两旁的塑料袋横空漫舞,肆意地制造视觉灾难……

慢慢收回的,那是我痛苦的视线,才下眉头,却又瞥见溪岸一棵行将朽颓的树,枯瘦的枝干直指苍穹,仿若木兰溪伸出枯瘦的双手,颤巍巍,向天求救,又像是发出愤怒的质问:不肖之人,何苦而置余于此极?

现在的木兰溪像极一位衣衫褴褛的婆娘,而不孝之子经过她时,却眉头紧皱,狠毒咒骂之声不绝于耳,反是不思,此孽非不孝之子所造乎?

想到这,我不禁低下头长叹一声,默默地打捞溪里的污染之物。或许这并能根本改变眼前一切,但却是我这个孩子对母亲唯一能做一点的赎罪,对母亲的愧怍而作的补救。我们曾经无情地伤害了她,还一笑而过,现如今我们不敢乞求母亲的原谅,只能用我们微薄的努力来弥补心中的愧疚。

不忘美丽之初心,牢记护河之使命,唯有行动,方能改变,才有可能保护好母亲河,不再让母亲河受到任何的伤害,让她慢慢恢复颜值,重唤光彩,让她能够绽放出久违的舒心的微笑。 (指导老师:龚勇辉)

 

 

教师评语:开篇以一江绝望的死水切入,让人想起了闻一多先所描述的死水,有很强的带入感、形象感。昔日对木兰溪美好的回忆与眼前的死水形成强烈的反差,引人深思,特别是中间以连续地反问来质问人类,促人警醒,接着对木溪两岸枯树的细节描写,形象地写出树的形态,仿佛在控诉人类的恶行,在描写中融入议论,在叙述中渗入情感,提升了文章的认识高度,是一篇佳作。